《长津湖》:从里面把蛋啄开,飞出去一只鹰

至于吴京,李晨评价道:“京哥这次在现场相当于另外一个非常重要的指导,不管是在拍戏的安全方面还是在一些动作的展示方面,他都给了所有演员很多支持和建议。”在50岁这样一个人生节点,收获这样一部电影,他感慨良…

2019年,博纳影业集团(下文简称“博纳”)20岁了。7月的北京火伞高张,博纳董事长于冬接到国家电影局通知,由博纳组织拍摄电影《长津湖》。

多少中国影人对抗美援朝题材心向往之,但由于种种原因,那段历史尘封久矣。观众对抗美援朝战争的影像记忆,还停留在《上甘岭》《英雄儿女》等黑白片上,于冬也不例外。

“我小时候最爱看的战争电影就是《上甘岭》,那些台词我都记得,它陪伴并影响了我们的成长,将爱国主义情怀融入我们的血液。”

于冬被兴奋感环绕,他第一时间下定决心,要拍一部“留得下来的电影”,既向50年前的银幕经典致敬,让抗美援朝老兵认可,让今天的观众为它骄傲,也让50年后的新观众感动。

激动的心情很快被压力取代。但于冬有一种预感:这将是他职业生涯里最重要、最有分量、最有意义的一部作品。

2019年,博纳影业集团(下文简称“博纳”)20岁了。7月的北京火伞高张,博纳董事长于冬接到国家电影局通知,由博纳组织拍摄电影《长津湖》。

多少中国影人对抗美援朝题材心向往之,但由于种种原因,那段历史尘封久矣。观众对抗美援朝战争的影像记忆,还停留在《上甘岭》《英雄儿女》等黑白片上,于冬也不例外。

“我小时候最爱看的战争电影就是《上甘岭》,那些台词我都记得,它陪伴并影响了我们的成长,将爱国主义情怀融入我们的血液。”

于冬被兴奋感环绕,他第一时间下定决心,要拍一部“留得下来的电影”,既向50年前的银幕经典致敬,让抗美援朝老兵认可,让今天的观众为它骄傲,也让50年后的新观众感动。

激动的心情很快被压力取代。但于冬有一种预感:这将是他职业生涯里最重要、最有分量、最有意义的一部作品。

侵权必删 联系邮件 admin@wkee.n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