除了童话,《图兰朵》还能是什么?

最终,郑晓龙与编剧王小平决定,将本片类型定为东方童话,以卡拉夫(迪伦·斯普罗斯饰)解除魔咒,感化图兰朵公主(关晓彤 饰)为主线,传达出对真善美的歌颂。 为此,主创在《图兰朵:魔咒缘起》中加入了一些童话…

今年8月,一个预告让姜文再度出圈,“双马尾”造型,使角色萌态尽显。一时间,网友套用《让子弹飞》里的经典台词隔屏喊话:“翻译翻译给我听,什么叫惊喜?”而这正是姜文在电影《图兰朵:魔咒缘起》里的扮相。

除了姜文外,影片还聚集了关晓彤、迪伦·斯普罗斯、胡军、邹兆龙、林思意等演员加盟。另外,法国女演员苏菲·玛索出演皇后一角,与法国男星文森特·佩雷斯再续前缘,二人曾在《芳芳》里有过合作,令人印象深刻。

豪华卡司阵容且放在一边,先聊聊本片的导演。

首先,执导过《后宫·甄嬛传》的郑晓龙,会如何改编同样发生在宫廷里的《图兰朵》的故事?其次,原歌剧本身具有“东方学”思维,是以西方人的视角审视东方,导演又会如何处理东西方文化间的差异?

这一切,还得从意大利作曲家普契尼创作的歌剧《图兰朵》说起。

歌剧主角:是柳儿还是图兰朵?

《图兰朵》的故事演变较为漫长,可追溯至波斯诗人菲尔多西《列王纪》中关于萨桑尼王朝的别赫拉姆五世的传说。普契尼这版歌剧最为著名,根据短篇故事《杜兰铎的三个谜》(又名《卡拉夫和中国公主的故事》)改编而成。

关于《图兰朵》,如今流传的版本更像是一则美轮美奂的童话故事:元朝公主图兰朵,为报祖先被掳走之仇,下令只要有男人能猜出她的三个谜语,便与之成婚,否则将其处死。流亡元朝的鞑靼王子卡拉夫不顾父亲帖木尔、侍女柳儿的反对,追求爱情,最终感化公主。然而,《图兰朵》最早并非大团圆式的结局。

解开三个谜后,图兰朵却毁约不嫁,对此王子反出一题:若公主在天亮前得知他的真名,卡拉夫不但不娶她,还甘愿被处死。于是,便出现了图兰朵严刑逼供,柳儿自尽以守秘密的桥段。

《图兰朵:魔咒缘起》柳儿造型

当写到柳儿自杀时,普契尼悲从中来,不得已停笔。有人认为,此处普契尼是刻意不写,毕竟以残杀开篇,再以自死结尾,于结构上形成闭环;另外,在看到图兰朵逼死自己的侍女后,卡拉夫对公主的爱也不会延续下去。

对一些剧迷而言,《图兰朵》的主角甚至不是公主,而是柳儿。有人从精神分析角度加以解读:图兰朵更像是爱欲与身份的阴影,既钳制着王子的心,又压制着柳儿对王子的爱。整部歌剧亦在血腥的氛围中,以爱的追求(卡拉夫对图兰朵)埋葬爱的静默(柳儿对卡拉夫)。

多义性的文本,加大了《图兰朵》剧本改编的难度。如何在图兰朵与柳儿、冷酷复仇与真情追求中找到平衡点,尤为重要。最终,郑晓龙与编剧王小平决定,将本片类型定为东方童话,以卡拉夫(迪伦·斯普罗斯饰)解除魔咒,感化图兰朵公主(关晓彤 饰)为主线,传达出对真善美的歌颂。

为此,主创在《图兰朵:魔咒缘起》中加入了一些童话设定:王子与公主的至情故事,反派窃国的野心,古老而神秘的三色镯魔咒,于唯美主义中增添悲情色彩。

电影改写:三色镯的魔咒

《图兰朵:魔咒缘起》着力于营造一种人情暖意的氛围。歌剧中,图兰朵化身复仇女神,阴郁、冷酷、残忍。她自编谜语,引军入瓮。为了编织童话故事中的温情部分,需将由公主直接布局的杀机,转化成间接、被动,且带有宿命色彩的诅咒。

大汗(姜文 饰)派兵出征,嗜血成性的伯炎将军(胡军 饰)违背先礼后兵的策略,直接入侵马尔维亚,并带回王后(苏菲·玛索饰)的神秘三色镯。谁知三色镯独为仙,合为魔,图兰朵公主就此被诅咒。而破解魔咒的唯一方法是,答对三道谜题。

出谜语不是公主的自发行为,她也想被爱,看见缤纷的焰火。只因中了魔咒,图兰朵眼中的世界变得无色,每个人都是可怖的骷髅。从迫害他者,到被命运迫害,图兰朵的形象得到净化。这就不得不提三色镯在片中的象征意。

三个镯子对应智慧、美丽、权力,同时也与原歌剧中的三个致命问题相呼应:只要答对一题,就能粉碎一个镯子。作为一部东方魔幻童话电影,影像背后的象征性表达不可或缺,三色镯便起到这一效用。

首先,三个问题中的关键词暗示了图兰朵的命运轨迹。第一个谜面“生于黑暗,逝于黎明”,暗示公主成年前被魔咒困扰不见世界绚烂,等到魔咒破解,也已香消玉殒(片尾图兰朵战胜反派却牺牲自己);第二个谜面暗指图兰朵“让女人羡慕,使男人躁动”,但只要解不开谜,就只能“死去”;第三个谜面指代图兰朵被诅咒“奴役”,其心性如“寒冰”般冷漠无情。

图兰朵被三色镯侵附躯体

其次,三色镯亦是王子卡拉夫苦难半生的缘起。一方面,卡拉夫需通过解谜与公主成婚;另一方面,卡拉夫解谜,亦是为了探寻身世。他本是马尔维亚的王子,伯炎将军攻城,国王(文森特·佩雷斯饰)试图用三色镯挽回残局,却未能如愿。

三个谜底——希望、鲜血、图兰朵——分别代表了卡拉夫家族的宿命(三色镯给予的传奇与灾难)、父辈的死亡,以及爱情的悲剧(他必将爱上图兰朵这个冷若冰霜的女人,而其国土与自己的王国又有着灭国、杀父之仇)。

另外,三色镯本是神物,只因戴在一只胳膊上,便生诅咒。这跟图兰朵的境遇一样:她本是万人敬仰的公主,只因父辈嗜血杀伐,她却要为男性的征讨买单。

开场,小图兰朵因地图上的缺口绊了一跤,大汗下令让伯炎把缝补上,潜台词是让马尔维亚俯首称臣。看似为女儿庆生,实际上那些礼物、财宝都是通过征服换来的。三色镯的诅咒亦侧面呼吁和平的到来。

三色镯让角色多了一丝人情味,使故事多了些教育意义。同时,人物关系也不如原歌剧中那般苦大仇深。柳儿(林思意饰)虽喜欢卡拉夫,但在危难关头,她却成为二人情感的粘合剂。

除了童话,还能是什么?

从叙事上看,《图兰朵:魔咒缘起》属于典型童话故事:正邪对抗,强调真善美,最终王子与公主精神上终成眷属。童话仍在表达一种理想状态,而该类叙事需在此基础上有所突破,这就需要将理念与现实相结合。

迪士尼的处理方式是通过打造特定的公主形象,传达出女性主义观念。传统的童话爱恋,属于王子拯救公主,女性处于被动一方,所以现在要让女性角色独立出来。《无敌破坏王2:大闹互联网》中有一段公主大聚会,每个公主对自己以往的遭遇加以吐槽,并在关键时刻“美女救英雄”。

更具新意的,是一种“破壁”创作:当童话里的人进入现实生活,对双方而言,又意味着什么?

《魔法奇缘》中的公主吉赛尔,受王后陷害,从童话世界穿越到21世纪的纽约街头。在这里,她以天真的心态,与律师罗伯特相识,并战胜恶龙,与爱人一道穿越时空。此处,童话世界与现实世界里人物的观念没有发生变化。

而在最近一部国产奇幻剧《我的巴比伦恋人》中,12年前日记里的王子来到现实世界,而女主早已成了一个没有幻想、成天强调规矩的职业女性。现实与理想的矛盾,现在与过去的冲突,一并爆发。这种成长焦虑,或许是未来童话电影发展的一条路:我们因成长而质疑童话,质疑曾经的我们。

《魔法奇缘》:于现实世界继续唱跳的童话公主

因此,重讲《图兰朵》的故事不妨大开脑洞。以柳儿的视角来展开凸显其悲情;或是来一个大穿越,让图兰朵来到现实世界,在一位名叫卡拉夫的穷小子身上体会到爱的魔力,从而放下仇恨……

郑晓龙给了我们一个童话版《图兰朵》,而《图兰朵》的故事仍有无限可能。

【文/何思路】

The End

点击阅读原文查看更多历史消息

↓ ↓ ↓

侵权必删 联系邮件 admin@wkee.n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