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图兰朵:魔咒缘起》拍得很好,以后不许再拍了

从读者的评价可见,大家对这版图兰朵的接受度很高,“作者让故事回到了合适的语境之中”,电影更多也是以这本小说为蓝本改编的。但最终两边都没能讨好,国外观众不买账,国内观众在豆瓣上也只给出了4.9的评分,是张艺谋所…

梦回2018。

如何一句话评价《图兰朵:魔咒缘起》(下称《图兰朵》)呢?如下图所示。

截至目前,《图兰朵》上映8天,豆瓣上的评分已从3.7降到3.5,打分的一万多人里,有53.1%的观众给出了一星。热评里大家对《图兰朵》的吐槽甚至比电影本身更有意思。

其实从《图兰朵》首日排片来看,市场对这部电影多少是有期待的。上映首日排片率达到了20.7%,但高排片并未带动多少“生产力”,电影首日票房只有706.9万。随后崩盘的口碑,使得次日排片迅速下降至9.6%,目前电影上映8天,只收获票房1760万。

但这个结果在意料之中。

各方资料显示,这部电影汇集了关晓彤、姜文、胡军、苏菲·玛索、文森特·佩雷斯等中外知名演员,改编自经典歌剧《图兰朵》,剧本打磨多年,投资高达三亿,后期制作则由国内与好莱坞团队共同完成。

很明显,这又是一部奇幻巨制、众星云集、耗时多年、中西合璧的电影,不过这些“高大上”的标签, 已经无法吸引被《长城》《封神传奇》《阿修罗》等电影洗礼过的观众了,也没有人再抱着“让我看看到底能有多烂”的猎奇心理走进电影院,扑街是意料之中的事情。

一个充斥着西方视角的故事原型,加上明星扎推和东方奇幻的噱头,都提醒着这部电影并非指向当下,更像是过去的回响。疫情后,中国电影也在变化,想要讲出一个好的“中国故事”,至少需要符合主流认知、贴近大众情绪,这是《图兰朵》难以做到的。

显然,《图兰朵》作为2018年国内泡沫时期最后的“遗产”,没有赶上末班车的它,已经错过了“最好的时代”。

《图兰朵》的前世今生

电影《图兰朵》的灵感来源于同名歌剧,该歌剧至今已有近百年历史。

1924年,意大利著名作曲家贾科莫·普契尼,将阿拉伯民间故事集《一千零一夜》中的一则童话《杜兰铎的三个谜》改编成歌剧,命名《图兰朵》。作为普契尼生前最后的作品,歌剧的结尾并未完成,但这并不妨碍它成为经典,其中的咏叹调《今夜无人入睡》,更是广为人知。

国内曾对《图兰朵》进行过多次创作,其中国内观众熟悉的,应该由是张艺谋执导的歌剧版《图兰朵》。这一版里,张艺谋吸收了京剧服装的元素,在扮相和装饰上都做了很大改动,整体的舞美风格也更注重发挥中国京剧特色。

该版本首演后,就在国际上引起了轰动,《末代皇帝》的导演安东尼贝尔托鲁奇曾表示:“这是我平生看过的《图兰朵》的最好版本。”之后在2009年,张艺谋还打造了鸟巢版歌剧《图兰朵》,同样受到一致好评。

(图源:图虫)

除了在歌剧舞台上的创新,过去20年间,国内创作者还曾多次尝试制作CG动画电影、歌剧电影……2013年,国家大剧院就启动了高清歌剧电影制作计划,宣布对《图兰朵》等3部歌剧进行摄制。

郑晓龙的电影拍摄想法出现于2000年。当时他拍摄完电影《刮痧》,朋友建议拍《图兰朵》。但他认为当时国内的电影产业还不够成熟,不是拍摄的最好时机,加上“这个故事本身缺乏内在合理性,不具备改编价值”而被搁置。

转机出现在故事落点的寻找上。经过长期构思,郑晓龙的妻子,同时也是该电影的编剧王小平决定将原作中的关键道具“三色镯”,作为切口改编剧本。与此同时,她还同步创作了以《三色镯》为标题的小说,并于去年出版。

在《三色镯》小说中,王小平完善了《图兰朵》的故事背景,还加入了许多支线剧情,让副线人物拥有了较为完整的故事线。最重要的改动出现在核心人物图兰朵身上,原作中她手段毒辣、性格冷血,但并未交代性格成因,小说中将其改成因误戴三色镯而受到祖咒,所以导致性格大变。

小说共计70多万字,出版后在豆瓣获得了8.1的评分。从读者的评价可见,大家对这版图兰朵的接受度很高,“作者让故事回到了合适的语境之中”,电影更多也是以这本小说为蓝本改编的。

在王小平2020年的采访中,提到最近十多年电影市场逐渐成熟,她和郑晓龙认为拍摄《图兰朵》电影的时机已到,于是在2018年3月,开始了电影拍摄。开机时,王小平发了一条微博:“整整十八个春秋,从今日起剧本上的文字终于化为视觉镜头。我们开机了。”

2018年7月,开机115天后,电影在内蒙古杀青。2019年,郑晓龙带领主创团队参加了北京国际电影节,并表示电影已经进入后期制作阶段,预计年内上映,并宣布《图兰朵》正式更名为《三色镯:破迷重生》。

在上影节的发布会上,当被问到《图兰朵》是一部什么样的作品时,媒体们得到的回答是:“一个有正确价值观,又有很好的观赏性的电影!”

(图源:Mtime时光网)

但在那年北影节之后,《图兰朵》便杳无音信。有人猜测可能是受到了出品方乐视影业的影响,更重要的是之后又赶上了疫情。

直至去年8月10日,《图兰朵》发布了首张“魔咒降临”版海报,才重回大众视线。同月,编剧王小平接受采访时证实了一部分猜想,“电影未能及时上映,主要是受到了疫情的冲击”电影院限流,会对票房产生一定影响。

她认为大制作的商业电影应该在电影院与大家见面,“我们这个电影制作成本高,明星阵营,画面精良,视效也下了很大的功夫。”

难以破壁的中西审美

郑晓龙曾表示,拍《图兰朵》最难的地方就是“破壁”。

从歌剧到电影,从一个他者视角的东方故事,到面向内地视角的华语电影。既要破文化的壁垒,又要破审美的壁垒,而这也是过去中外合拍的电影没能解决的问题,所以电影最终总是拍得不伦不类。

《图兰朵》原作诞生于近代欧洲的“中国热”盛行之时,但创作者并不真正了解中国。如萨义德在《东方学》所提到的,这些作品里,“东方并非一种自然的存在,而是一种人为建构起来的想象性的存在,它与真实的东方相去甚远。”

如何在不改变原作内核的情况下,修正有偏差的想象,把故事合理化,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。如前文所述,王小平在小说《三色镯》里解决了大部分问题,但剧本不同于小说,因此“剧本改编得并不顺利,中途曾数次推翻”。

从最终的电影里看,许多情节还是莫名其妙。小说中对故事背景的补充,人物性格的刻画等等都没其中体现。

不过导演郑晓龙表示,在电影改编时,他们特意去掉了这些复杂的背景铺垫,只保留了小说中最精华的部分,旨在打造一个“简单、动人、具有真善美普世价值的东方童话。”

郑晓龙在接受采访时多次强调,这是一部纯国产片。“有人看预告片,以为我们这个是合拍片,不是的,我们是纯国产片。只不过我们聘请了很多国外的演员和幕后工作人员,他们很专业,当然也需要磨合。”

但即便如此,与西方团队合作,还是会涉及到文化冲突的问题。

在《图兰朵》诞生前的几年,热钱的涌入,好莱坞伸出的橄榄枝,以及2015年到来的中国电影国际计划和片单战略合作,使得大家希望通过“东方奇幻”这种类型的电影,来进入全球市场。

华谊兄弟传媒集团执行总裁王中磊曾说过:“汇集全球资深的创作人员之力,讲述一个让全球观众都能看懂的故事,是影片成功的重要因素。”

同样的话《阿修罗》投资人张家豪也说过,他称自己投资《阿修罗》的初衷是:“这部片子是在做一种尝试,一种做不只是中国人才能看得懂的东方奇幻片的尝试……重塑一个全球皆懂的东方奇幻大世界。

“全球皆懂”的基础建立在优质的文本上,但大多数奇幻电影都没有做到这一点。热钱时代的东方大片,大多追求视觉上的好看,不注重故事本身,导致口碑崩盘严重。

当然这其中也有中外团队合作模式的问题。比如《长城》主演马特·达蒙今年在Marc Maron的“WTF”播客节目上提到过,自己在拍《长城》的时候就感觉不妙,他认为张艺谋被好莱坞资方施加了压力,牺牲了对影片的构想,以至于剧本并不连贯和谐。

更大的问题还在于审美的隔阂。西方人对“中国风”似乎一直充满误解,这种误解在《花木兰》等电影造型上体现得淋漓尽致。总结起来就是妆容夸张、配色大胆、造型别致,这与国外奢侈品牌设计中国风产品时的逻辑非常相似。

《花木兰》

除了充满西方想象的东方审美,还有努力将中西方审美融合的产物。比如《阿修罗》。尽管当初只上映了两天,但眼尖的观众还是发现《阿修罗》中许多人物造型以及场景几乎是在照搬《权力的游戏》,演员们在西式场景中讲东方故事,充斥着满满的违和感。

热钱时代的“奇幻遗产”

拍什么样的商业大片,对内地电影来说一直是个问题。

2013年至2018年期间,国内生产了多部奇幻电影。2016年,排出了世界“最好”版本《图兰朵》的张艺谋,用《长城》将国产大片对奇幻的热情推到顶峰。仅2016至2018年,该类型影片的拍摄数量就达到了40部,《图兰朵》只是其中之一。

当初拍摄《长城》耗资10亿,仅后期就花费16月,期间张艺谋还多次去往好莱坞与特效团队交流,希望呈现出让中西方观众都喜爱的影片。但最终两边都没能讨好,国外观众不买账,国内观众在豆瓣上也只给出了4.9的评分,是张艺谋所有电影作品中分数最低的。

同年上映的同类影片还有《封神传奇》和《勇士之门》。

前者投资达5亿,请来了李连杰、黄晓明、Angelababy、张家辉等一众明星,只收回2.84亿票房。这部中港合资电影创下当年评分新低,豆瓣评分最终落在2.9。新浪微博甚至还发起了#吐槽《封神传奇》#的话题。

而《勇士之门》作为一部中法合拍片,由法国名导吕克·贝松担任编剧及监制,同样是中外明星共同主演,只获得了2000多万票房。

尽管票房和口碑双失,但仍然挡不住热情的投资者们。之后几年里相继出现了《三生三世十里桃花》《捉妖记2》《西游记·女儿国》等一系列打着“东方奇幻”标签的电影,它们的共同特点是,豆瓣评分都没超过5分。

这一套组合拳打下来,当初靠着《画皮》开创的“东方新魔幻”的类型电影攒下的口碑,已经消磨殆尽。这一点从2018年春节档就能看出,奇幻类型电影已经逐渐式微。

2015年时,《捉妖记》曾力压《速度与激情7》《复仇者联盟3》《侏罗纪世界》等国际大片问鼎票房冠军。到了2018年春节档《捉妖记2》几乎是靠着观众对前作的好印象拿下了22.37亿的票房,口碑则远不敌前作。同期上映的《西游记女儿国》则是连前作的光都没沾上,以7亿票房“终结”了《西游》系列。

这其中烂得惊世骇俗,亏得血本无归的电影,还得是2018年上映的《阿修罗》。电影历时六年,耗资7.5亿,制作团队由来自35个国家的1800多名工作人员组成。据资料显示,剧组辗转西藏、青海、宁夏三地拍摄,为了呈现电影中需要的场景,人工种植了一片森林及百亩花海。

为了生产电影中需要的500套服装,甚至直接建了一个服装厂。但结果显然与团队的“努力”不成正比,电影上映两天就匆匆下映,只收获了4000多万票房和3.0的豆瓣评分。

这些泡沫时代的奇幻电影,大多是中西合璧,重流量、重投资、重班底。但经过几年尝试,大家逐渐明白,这些并不能成就一部好电影。所以,在2018年之后,随着资本浪潮褪去,花大钱造烂片的情况也逐渐减少。

而吊尾的《图兰朵》在文本不行的情况下,只能把特效作为电影的卖点。只是库存了三年的特效,在今天看来也很难称得上惊艳。在观众眼中,失去了视效优势的《图兰朵》,在剧情上的漏洞更加突出。

更重要的是,国内电影的工业化水平不断提升,其中不乏大作——军事领域的《红海行动》《长津湖》,硬科幻类型的《流浪地球》。这些影片出现后,观众们对电影质量的要求也更高了,用从业者的话说就是观众的“影商”提高了,但许多人可能还没意识到这一点。

电影《图兰朵》想要营造的梦,早在2018年就该醒了。

文 | 李清莉

编辑 | 张友发

侵权必删 联系邮件 admin@wkee.n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