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来哗众取宠下:总结《三体》的几个硬伤

文/老范

我知道会被广大三体爱好者痛骂,所以前言就简单些,直接开讲:

  一、作者完全不懂描写男女感情的戏份

这一点勿需多说,看过《三体》的朋友一定会对作者在描写男女感情时的笨拙感到惊讶。小说中的男女几乎不会发生细腻的感情交流。

笔者猜测可能和作者青少年时期社会上压抑人性的氛围有关,或者自身没有丰富的感情经历,导致其不擅长这方面的描写。

resize

  二、涉及理论知识基本不超出高中教材

这一点其实倒算不上硬伤,毕竟读者不一定都是高学历人士,但这现象确实是客观存在的。

比如:水滴被称为强相互作用力探测器,扮演关键性角色的是强相互作用力,而非能将物质压缩得更致密的“简并态”,我想可能就是因为这个概念超过高中教科书了。。

  三、过多着墨于时空维度这个玄虚的概念

笔者看过的国外科幻小说,不管是软硬,都极少会花费如此多的笔墨在时空维度这个概念上纠结。近年只有《星际穿越》这部原创电影简单提及了五维概念,只比我们身处的四维空时多了一维,但并未过度描写。

因为高维度这东西非常玄虚,没有人能把它解释明白,你怎么瞎说都行。所以笔者认为《三体》对维度的过于倚重,其实是作者的一种偷懒行为,同时也是一种迁就读者猎奇心理的手法。

相比之下,现在平行时空和穿越的情节在国外科幻电影中十分流行。这才是真正考验编剧功力的东西,能产生更有戏剧性的情节。

  四、缺乏重要原创科幻概念

硬科幻与软科幻的区别在于前者的情节是通过技术来推动的,因此大体来看《三体》应算作硬科幻。但是仔细一点就会发现,《三体》中推动情节的技术几乎没有原创的,三体问题早已有之,曲速概念几十年前就在《星际迷航》里出现了,黑洞和相对论现象也不是什么新东西。

大家感受一下:几百年后的人类,听到20世纪科幻电影和小说中的这些炒烂了的概念,还感到大为惊奇,这不是个很搞笑的场面吗?

黑暗森林法则和面壁算是原创,但都属于似是而非的逻辑概念,而非技术概念。

相比之下,笔者极为佩服弗诺文奇在《深渊上的火》中提出的银河系界区概念,界区之间的差异主导了整个剧情的发展;更令人佩服的是他在《天渊》中对开关星系中蜘蛛人星球的想象。还有拉里尼文在《环形世界》中的描写,虽然戴森球概念并非他原创,但是他基于这个概念展开的宏大想象连戴森本人都成了《环形世界》的粉丝。

当然,不可否认,《三体》在国内科幻小说中确为顶尖水平,《三体》电影在目前国内科幻电影荒漠中的意义也十分重大。但笔者对于目前社会上对《三体》过于溢美的现象十分不解,因为前文所述几点并不需要太多专业知识,而是一些必要的对文字和情节的敏感度,即可感受出来。

加载余下内容▼

相关文章:

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