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inux的最高指导原则:尊重每一个使用者

所有的操作系统都有它的自已的一套思维,这些思维其实是有关键影响的。

那到底什么是 Linux 思维?Linux 思维又是怎么样在影响整个社群,而它又是如何博得软体发展的青睐?

不论我们知道与否,大多数的人们都或多或少有套自已的生命哲学。它可能很简单,就像「善待他人」,也可能是非常複杂的生命哲学。

同样的,许多公司也有它们自己的哲学与思维,不论是成文的或是未成文的。1974-1995 年,当 David Both 在 IBM 工作时,IBM 思维是被明文规定,而且是根深蒂固在 IBM 文化裡面的,裡面论及商业运作的规则、应该如何对待员工顾客与供应商。IBM 思维的最高指导原则就是公平地对待任何人,并伴随著自我尊重以及对他人的敬重。

在 David Both 开始深入使用 Linux 之前,他从来不知道这玩意儿背后竟然有一套哲学,而且,到底一套哲学思维对操作系统到底会有什么样的影响?在做了一些功课之后,David Both 发现,其实所有的操作系统,背后都有一套思维,并且,他也开始明白这些思维的重要性。

举例来说,Windows 的思维和 Digital Equipment 公司 (DEC) 的 VMS 操作系统非常的相似。说穿了其实就是一套「把一切可能会造成使用者麻烦的可能性,都挡在外面。」的操作系统。当然,之所以这两者会这么相似的原因是因为 Windows NT 的主要开发者,同时也是开发 VMS 的人。而这套背后的逻辑,它阐述的是:使用者们其实是害怕电脑的,因此必须要让「複杂性」远离使用者

MAC 操作系统其实并没有太大的差异,虽然它的图像化的使用者介面 (Graphical User Interface) 采用的是一种以使用者立场出发的方式,许多意见也指出,MAC 操作系统提供一种更一致、更整合而且更流畅的使用者经验。其实,MAC 和 Windows 都有提供命令行介面 (Command Line Interface),在命令行介面中可以让使用者和操作系统达到较低程度的互动,但 Windows 的命令行介面受限较多,与 Linux 和 Unix 比起来只有些许指令可以操作。

MAC 的命令行介面就是一种提供很大权力空间的 BASH 外壳 (BASH Shell),就像 Linux 一样,然而,你却很难找到它,因为他被埋在目录的各种选择键裡面了,除非你积极的寻找它。

与众不同的概念

Unix 在 1960 至 1970 年代开始发展的时候,开发团队就是希望能够做出跟市场上不同的操作系统。因此,Unix 背后的逻辑很明显地和其他操作系统很不一样,而从 Unix 思维裡面,自然地衍生出 Linux 思维。

以下是 Mike Gancarz 的书《Linux and the Unix Philosophy》 序言裡面提供了一段具有丰富资讯的一段话:

一个操作系统,它的本质体现了创作者的思维……Unix 操作系统的开发是起源一个激进的概念:他们假定所有 Unix 操作系统的使用者们,从一开始就是熟悉电脑语言的;所以整套 Unix 哲学都围绕著一件事情「使用者们知道他自己在做什么」。

哇!他们真的这样说吗?这听起来是只有菁英才能做到的事情,而且可能有很高的进入门槛。不过,事实上却恰恰相反。

David Both 最喜欢的关于 Unix 和 Linux 的一段话,是出自 Doug Gwyn(至于 Doug 是否存在,还是一个大问号):Unix 的设计不是为了阻止使用者做出傻事,因为如果这样做的话,也会阻止他们做出聪明的事情

这之中就蕴含了 Linux 精神的真谛:Linux 从不认为用户能力不足,反而是假定:你明白自己在做什么,并且会遵循你下的任何指令,任何事。无论是有心还是无意。总之,使用者确实掌握了很大的权力。

Linux 对使用者一视同仁,每个人都有很大的空间去发挥-这是平等主义的彰显。其他的操作系统才是菁英的和排外的,因为他们将使用者的权力隐藏,藏在僵化的用户介面背后,只让使用者做开发者认为他们能够做的事情。

Linux 思维的启蒙

多年来,已经有为数不少的人,正将 Linux 思维的各个面向化成实际文字,藉此来启蒙其他的人。

Mike Gancarz 是第一个出书的:《The Unix Philosophy》,接下来还有《Linux and the Unix Philosophy》,这些书整理出了九大法则和十条小法则。

Eric Raymond 在他的书《The Art of Unix Programming》中则整理出了十七条原则。俄勒冈州立大学也有自己对 Linux 思维的诠释,完美描绘了工程师眼中的 Linux。

与其列举出那些原则与教条,不如列出那些书中的参考资料或是连结们,让这个理出原则的程序回到读者身上,更能够让每一个读者真正被启发。

终端模拟机制

Linux 思维体现在人们可以透过一个终端模拟器,直接连到命令行介面 (Command Line Interface),开始施展使用者的权力。首先,只要透过 Ctrl-Alt-F[1-7],就可以连到多重虚拟端。甚至连 Linux 的图型化桌面都在悄悄对你说:「动手吧!」Linux 有各种不同的桌面素材,可以让使用者选取他最喜欢的。然而,CLI 的力量,只要你轻轻点选各种终端模拟器和外壳的组合,即可达成。

David Both 最喜欢图型化桌面的终端模拟器是 Konsole,Konsole 让你可以透过切换页面就能够在多重的终端对话之间切换,当然,你也可以用你最喜欢的外壳套用全部,或是每个对话都用不同的外壳,一切都取决于你的需求。

为了达到更高的灵活度,Linux 甚至有一个萤幕程式,让你可以在单一的终端对话中就能够完成多重对话,这在远端登入时特别有用,因为就算你断线了,萤幕的对话会继续随著所有正在不同外壳裡运行的程式工作下去。

Linux 的命令行介面 (Command Line Interface) 轻声诱惑:它正用它给你的权力在诱惑你,它的灵活弹性诱惑了 David Both,甚至改变了他-完全改变了 David Both 使用电脑的习惯。David Both 仍然使用图形化的桌面,但在使用 Konsole 的状况下,能够拥有高灵活度的多重对话,就如同在 LibreOfficeFirefoxThunderhird 跑软体一样。

百分之百的掌握度

Linux 不会在你下指令的时候踩任何煞车,它假定你很清楚你做的一切是什么,所以你输入什么指令,就会导向什么样的结果,完全不过问,让你完全掌握一切。

想像一个混乱的画面,是你拿著枪,但除非你大声的说出「射击」,不然没办法开枪。Linux 让你可以随心所欲的使用枪,其他的操作系统会让你「知道」你可以使用枪,但却不告诉你怎么样使用,更别说是让你的手指放在板机上。

没错,权力太大确实有危险,但如果能使用得宜,确实能做出许多杰出的东西。

Linux 的最高指导原则

谈到这裡,你一定也开始觉得,其实要总结 Linux 的精神很简单:

尊重每一个使用者。

这相当于让每个用户用他们自己的方式做事,而且还是用功能强大的工具。这表示灵活性、易用性、自由度是 Linux 认为建构软体系统时最重要的考虑因素。这使得这样的创作软体,在 Unix 推出 45 年后,Linux 推出 20 年之后,还是一样强大而且漂亮。

(资料来源:Open Source.com;图片来源:Open Source.com

加载余下内容▼

相关文章:

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