缺码农吗?去监狱裡找一个!

不用等到下辈子,失足人翻身的机会来了!说起美国时下最热门的职业,非写程序的码农莫属,免费带领人们程序入门的课程遍地开花,现在,与社会隔绝的监狱,也跟上了这股潮流!

从监狱裡诞生的创业家

位于科技胜地旧金山湾区的圣昆丁州立监狱裡,有 18 名囚犯们排排坐,正全神贯注盯著电脑萤幕,拼命为自己敲打出狱后焕然一新的未来。由旧金山创投 Chris Redlitz 与妻子 Beverly Parenti 创立的「最后一英里」(The Last Mile)公益组织1,2010 年发起了这个饶富意义的专案,从现代科技开始,为这些在智慧型手机流行之前就已入狱的受刑人暖身,让他们懂得如何用 140 字在 Twitter 上,跟上世界的节奏。

尔后,由 LinkedIn、Quora 等工程师上阵,授与他们创业精神。穿著蓝色制服的囚犯,甚至已能上台侃侃而谈自己的点子:有人想成立食物分配的新创公司,把过剩的农产品有效送入贫困社区,也有人希望解决低收入区域的肥胖问题。犯罪的原因往往很複杂,但他们已准备用科技改变自己,以及弱势阶层的未来。

根据 2013 年的报导,6 名已经出狱的 The Last Mile 毕业生,有 5 人找到新创公司的实习或正职工作,最后一位呢,已经成立自己的网页谘询公司。更多毕业校友的资讯,可以在 The Last Mile 的网站查询,20 几名罗列出的学员,都已展开人生新旅途。

缺码农的公司 ,这裡有很多洗心革面的更生人

而后,去年 10 月,The Last Mile 开始为有心继续向上提升的受刑者,提供每天 8 个小时、每週 4 次、为期 6 个月不等的程序课程2,相当紧凑。他们的老师大部份都由硅谷一带的工程师义务教课,当受刑人顺利结业,Chris Redlitz 计划与 Prison Industry Authority 合作,媒合监狱裡的程序高手与愿意僱用更生人的企业。就像烘培蛋糕、製造家俱一样,也给懂程序的前受刑者,一个机会。

The Last Mile 毕业校友

Chris Redlitz 说:「我找不到理由不试著教他们程序,圣昆丁有很多聪明人,他们有很大的潜力成为专业的工程师。既然如此,为什麽不把工作留在美国?」

不过,要把程序带进监狱裡,并不是那麽简单。特别是监狱内禁止上网,造成许多麻烦。Google 程序教学组织 Hack Reactor 使用 Google Hangouts 远距教导更生人写程序,但那是监狱内唯一许可的对外连线。现在最迫切的问题是要生出一套不必上网,却能营造适合写程序的环境的课程机制。

用滑鼠、写 code,同时并进

世界不断急速流动,待在监狱的光阴却是恒常静止。很多受刑人根本连电脑都没碰过就入狱了。The Last Mile 让他们与现代科技接轨。很多人自零开始,滑鼠跟 HTML,一起从头学。

「我因为袭击被判刑 14 年 8 个月,在我进监服刑之前,我有一支掀盖手机⋯⋯Nextel⋯⋯不过那实在不是一支聪明的手机。」一名学员 Aly Tamboura 说,The Last Mile 给了他适应社会的技能,让他得以提前熟悉已因科技发展几乎变形的职场。

另外一个学员 Larry Hinston 充满信心的说,「成为从监牢诞生的电脑工程师,是我的目标,我要重拾自信,带著那些技能返回街头,我也要找机会创业,它(The Last Mile)给了我希望,激励我持续勤勉不懈。」

儘管曾经走上歧途,然而,他们正奋力挣脱牢笼,企盼迎接灿烂的未来。

加载余下内容▼

相关文章:

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