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何评价一个新技术——以Docker为例

上次与霍炬聊天,霍炬提到他在跟陈皓抬杠,陈皓认为 Docker 与 Java 是一个级别的发明,第二年就吸引了所有热门公司的加入。而霍炬认为这太夸张了,毕竟就是个配置管理器嘛。

而我的评价,可能会比陈皓的更高,我认为 Docker 比 Java 的级别还要高。而且,这与有多少公司参与无关。甚至可以反过来说:因为 Docker 极为重要,才会有那么多的公司,在第一时间加入进来。

因此,我也答应霍炬,要写一篇文章,仔细的阐述一下自己的观点。

新技术的三大功效

新技术的三大功效:

  • 提升效率:某种更快的算法

或者更快、或者更省,都是好技术。可以是一个算法,也可以是一种更方便快速开发的框架。可以是更高速的网络带宽,也可以是更省电的低功耗技术。

这些,当然都是极好的。但是,也都不过是某种层面的量变而已。除非提升的幅度,达到百倍、甚至千倍、万倍。

  • 增加选择:一种新的语言

有时候,我们会把这类行为称之为重新造轮子。然而,我们也可以认为,哪怕是做同一件事情,现在也多了一种新的选择。

当然,这并非其价值所在。更重要的益处在于:新的选择,意味着新的思路,新的模式,新的「解法」。

虽然,在做这件事情本身,也许并无太多帮助。但是,却可能启发新的创造。

  • 降低门槛:更加简单的工具

有一类技术,并非直接的贡献,而是间接的。原本在这个领域,非要苦学十年以上,才能出师。现在,21 天,就能从入门到精通了。以前只有国际巨头才能开发的移动电话,现在一个英语教师,就敢开整了。

但是,降低门槛的技术,往往具有颠覆性的价值。一个行业,只有 100 人能参与,和有 100 万人能参与,将会带来绝对意义上的不同。很多时候,虽然降低门槛,并不能真正化解深层次的复杂性。但是,却会吸引更多的聪明人,来一起思考和解决问题。

繁荣之后,一切皆有可能。

如何给 docker 定位?

  • docker 所封装的容器技术,带来了更高的效率
  • 以 docker 容器为代表的虚拟化模式,是一种新的选择,将为架构设计带来新的启发
  • docker-registry、dockerfile、docker-compose 等相关技术,大大降低了参与到这一容器化浪潮的门槛

综上所述:我认为 docker 是一种极具潜力的新技术。正因为其潜力巨大,才吸引了众多巨头、众多企业、众多散户以及众多一线研发者的共同热捧。

题外话

事实上,我上面画的那个模型,是自己生造的。甚至可以算是为 Docker 度身定制的。在以上三个要素之外,还有其他一些评价新技术的标准。

从量变到质变

这是我上面刻意模糊的部分。一个技术,能够快 2 倍、20 倍、还是 20 万倍。将会得到完全不同的评价。

飞行速度是否能超过 7.9 公里/秒,是完全不同的两重境界。

创造一个新行业,甚至更多行业

在电视机出现之前,不会有电视演员,不会有现场直播,不会有主持人,不会有…沙发土豆。

能够令整个世界因此而不同的新技术。岂是小小的 docker 可比?

危害性

似乎,IT 行业最牛的技术,也不太会有啥危害性。前一阵热炒的人工智能,也不过是某种夸张 100 倍之后的危言耸听而已。

毕竟,一种新技术,都无法威胁世界和平,能有多了不起?比起物理学家、化学家,咱们这些搞 IT 的人,简直弱爆了。

加载余下内容▼

相关文章:

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