年收入50万美元的软件工程师做的是什么类型的工作

在谷歌并没有担保 50 万收益的工程师。正如文中所讲,这是工资和限制性股票(RSU)的总和。

为解释如何达到该种程度以及你所需要做的事情,请允许我打个比方:

假设你是一个村庄的工人,专职负责为村庄供水。对于村民来讲,你就是有价值的人。当前有两种类型的工人:

  • 第 1 种类型:抓一两个空水桶,去甜水湖,装满,回村,让二十个人高兴的喝到水。在路上,他会喝点自己运的水,回来后,还需要提一定的水回家。
  • 第 2 种类型:不在乎他所能“公平分享”到的水的多少。不是抓个空水桶去取水,而是拿起铁锹和一个小杯,消失了一段时间。他在挖一条水道,可以将湖里的水引入村庄。他经常让人们失望,工作几周后总是带着一个空杯子回来。但是村庄中的长老出于某些原因信任他,并希望他继续坚持(会给他一些干粮保证他暂时不会挨饿)。直到一天,他突然出现,身后是一条不断流淌的溪流。

他促使第 1 种类型的工人们离开了水运输业务。他们将不得不寻找一个不同的项目和“团队”重新工作。第 2 种类型的工人,将获得很好的溪流权益,这取决于他们对所开凿的水道拥有多大的控制权。因为村庄有意收购和整合那条溪流,他们将用村庄本身具有的资源从第 2 类型工人手中购买那条溪流的所有权,通常是土地或其他类似的东西。

新闻媒体开始报道第 2 种类型的工人,其实在分解他积累起来的财富以换取他对村庄的附加价值这点上,他是不情愿的。第 2 种类型的工人的故事广为传播,如果其他村庄想要聘任他,将会遭受意想不到的阻碍。

由此产生的媒体印象,在第 1 种类型工人心目中,感觉像薪酬不平等。这是因为第 1 种类型的工人希冀相同的回报,因为在对同一村庄表达忠诚的方面大家花费了相同时间。

让我接着给你讲一个真实的故事:

今年我是在 Monterey Bay 过的新年。我和我的妻子站在那里,看一个年轻人开始挖洞。在那里,所有人都很忙,似乎并没有人注意到那个男孩。我指着在挖掘起点处的他对妻子说,“看着吧,30 分钟内,所有人将为这个家伙挖洞。”

30 分钟后,他已成功挖通了一条从他的城堡/护城河直通到大海的窄水道。水要上个坡才能从海洋中流入他的护城河,所以他正忙着改变水道斜坡以使海水填满护城河。5 分钟后,一直观察的孩子们开始加入他。10 分钟后,几个成年人加入了。15 分钟后,胆小的拿摄像机的外国人们也开始加入。在 60 分钟内,一个第 2 种类型的工人成功的激发 15 个第 1 种类型的人,来共同挖好一条水波流动的水道。

这是我在项目完工后拍的照片,来永远纪念关于个人的力量的赌注。拿着紫色水斗的家伙就是这条水道的发起者,虽然你只通过看照片并不能知道这个:

141536267823837

挖水道的人

被忽视的细节是,并不是所有的汗水能够创造同等的价值。第 2 种类型的工人愿意打破一些规则,成为弃儿,并经历一段不确定时间的饥饿阶段,以期为村庄创造一条源源不断的现金流。第 1 种类型的工人希望通过使用“技能”或完成“工作”来“获取报酬”。在这种基础上推理不能产生预期的结果。区别的关键在于是否可以承担没有任何保证的风险。

可以说,这个村庄(在这个例子中指 Google)中的所有先驱几乎都是第 2 种类型的人,他们能将自己的渴望维持多年,直到建立数十亿美元的现金流。这部分人创造了很大数量的限制股(RSUs),诸如:

1. 从项目成立之初,负责并搭建起项目的主要核心价值。

2. 创造新的价值,作为项目的一方面并被证明是有价值的。

3. 以一家能创造价值的创业公司的身边被收购。

4. 或者(可能性不大),拥有一条价值流的知识垄断。

每一颗心都在唱歌,但这是不完整的,直到另一颗心低声附和。

  – Plato

2009 年 5 月份,一个第 1 种类型的工人申请在 Twitter 工作,被拒绝了。2009 年 8 月份,他又申请了 Facebook 的工作,继续被拒绝。他决定着手准备一场“冒险”,并开始从事类型 2 的工作。在他处于第 1 种类型工人期拒绝他的两家公司之间,挖一条从人性交流需要之湖通往到社交集合之村庄的水道。

在他和另一个朋友挖掘水道的过程中,他们的灵感集团逐渐发展到 55 人,并且村庄中的长老扔给他们一些口粮,起初是 250 万美元,然后是 8MM 美元,最终是来自红杉资本的 50MM 美元,就目前来看该项目显然是成功的。

在我写这篇文章的三个小时前,是个非常的时刻,CNN 宣布这条类型 2 工人的水道“被 Facebook 以 190 亿美元收购”。

Facebook 刚刚收购的 WhatsApp。Brian Acton,经过 5 年为 Facebook 业务“挖水道”的努力,现在是一名 Facebook 的资本所有者;一个他曾经申请过工作并被拒绝的地方。

他的时间戳从他开始“挖”的 2009 年开始。

“被 Twitter 拒绝。这并没有什么。那不过是一个漫长的通勤机会罢了”

“Facebook 拒绝了我。这是一个很好的跟有趣的人建立联系的机会。期待生命的下一次冒险。”

你认为他的 55 名员工是否需要跟 Facebook 就 50 万美元的薪酬进行谈判?或者你认为 Facebook 将被迫支付更多的薪水,并安排其重要职位,以免他们没有明确的支票因而决定离开村庄?

第 2 种类型的人并不攀比薪水或就薪水进行谈判,因为他们并不是在贩卖服务给村庄(组织)。他们是在贩卖被忽视的财富。村庄基本上别无选择,只能补偿他,按照他所带来的财富估值。在他手中的财富可以进行交易,使双方受益。

问题并不在于是否会有谈判。而在于当谈判进行时,这一特殊村庄是否会坐在谈判桌的一边。并且当它对于村庄是不可获取的水资源时,在美元符号前的额外的零会被认为是一种无需置疑的必要。

加载余下内容▼

相关文章:

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