苹果为何抛弃了最受欢迎的字体?

今年秋天,在苹果经历两年的艰辛字体设计之后,定制字体 San Francisco 将逐步取代曾是世界上最受欢迎的字体 Helvetica Neue,成为 OS X El Capitan 操作系统与 iOS 9 操作系统的默认字体。

San Francisco 是苹果总部 20 多年来设计的第一款苹果产品专用字体。该字体不仅简明、圆润,而且字符间距较大。毫无疑问,该字体是为适应 Apple Watch 而专业设计的。但是,在此前的 WWDC 会议上,在对全新操作系统和流媒体音乐的大肆宣传中,苹果似乎悄悄的另有谋算:San Francisco 字体不仅专为苹果手表的小屏幕设计,对于手机和电脑同样适用。

当然,这个想法并不会向人们直接公开,种种迹象却皆可表明这一猜想的真实性:赠送给大会出席者的外套上的白色“WWDC 2015”标志均为 San Francisco 字体;展示在观众面前的巨大屏幕上画面也显示着 San Francisco 在新的操作系统中的应用。大屏幕上出现的字体是 San Francisco 字体还是 Helvetica Neue 字体,这两种字体孰优孰劣,在 Twitter 上引发了字体迷们的热切关注和热烈讨论。

精妙的设计为苹果带来了巨额的财富,因而不难想象它一定会对自己的字体设计艺术大加吹捧,但目前为止,它却一直很低调,原因何在呢?

可能是苹果想要挽回颜面。

“说到字体,苹果是真的很落后”,著名的德国字体设计师 Erik Spiekermann 认为。2011 年,谷歌推出了自定义字体 Roboto,几年前 Spiekermann 也为 Mozilla 浏览器设计了 Fira Sans 字体。

由于苹果在其他领域占据着主导地位,所以如果设计的字体达不到一流水平,必会受到人们的各种批评,这对苹果有点苛刻。Type Supply 公司的印刷工和程序员 Tal Leming 评论说,San Francisco 字体并不完美,数字的应用就有漏洞,比如数字 6 上半部分太封闭,在使用时就经常会出错,显示出来看着像8。 当然,在他看来这些是可以忽视的,因为不能过于吹毛求疵。

苹果在字体设计上曾经起过先锋作用,最为显著的成就是在 80 年代委托设计师 Susan Kare 设计过字体,但这已是过去。在最近的几年里,苹果的用户界面都在使用现成的字体,毫无创新。从 2000 至 2014 年,苹果 OS X 操作系统一直使用 Lucida Grande 字体。直到两年前 iOS 7 发布,苹果宣布将为新系统提供新字体,即 Helvetica Neue Light 字体。但这一举动几乎受到了全球设计师的抨击。因为这种字体对分辨率较低的手机小型屏幕来说,太淡太瘦。于是苹果最终放弃使用该字体,取而代之的是 Helvetica Neue 字体。仅仅在两年之后,苹果再次宣布更新其系统的字体。

Helvetica 字体和 San Francisco 字体之间的差异即使从专业眼光来看也并不明显,但确实存在。San Francisco 比 Helvetica Neue 字体更粗,更简单。根据德国字体标准,San Francisco 字体的间距相对较大,在相对较小的手机屏幕上阅读会更容易。

无可置疑,为小屏幕设计字体颇具挑战性。想想你有多少次是把大写的I当成了小写的1。在雷锋网报道过的一次采访中,苹果人机界面的负责人 Alan Dye 对如何优化字体,以适应苹果手表的小屏幕做了解释。他说,字体形状变得更加方正,但是会带有柔和的圆角。同时,字体非常紧缩,字号比一般字体的要高,小写字母也更高,因而更好辨认。另外,字体设计非常灵活,屏幕大小变化时,字体也会跟着变化。

San Francisco 字体对于以设计为主导的公司也许不是一个大胆的选择,但是,为适应小屏幕,字体的清晰度比字体的灵活性更重要。毕竟,字体设计不仅仅是用户界面的一种要素,在一些以输入为主的移动程序中,它就相当于一个用户界面。正如著名的印刷商 Tobias Frere-Jones 阐释的那样,在人机交互中,从简单操作(确定或取消)到个人数据等敏感信息的处理,字体输入都普遍存在。

这足以说明为什么不应随意切换字体。“看见字体改变就好像回到家发现家里的墙都变成了另一种颜色,令人心生不快,” Alan Dye 说道。“不幸的是,苹果继引进 Helvetica 字体不久后,又要改变界面字体。”但他对苹果的这一做法持肯定态度。“Helvetica 字体适用性确实不高,所以,我全力支持 San Francisco。”

加载余下内容▼

相关文章:

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