晚节和脸都不要?老戏骨的堕落,从潘长江开始

即便是女儿潘阳出生后,一家人也没倒腾地方,一住便是8年。 但人谁都没想到,不久之后,潘长江也开了直播,卖上了货,刚好也是酒。 如果说“潘嘎之交”让潘长江的脸面掉地,那么为给女演员拉关注,在直播间…

文/文刀贰

“当明星有啥好的,你看这些明星,不都来直播了吗?”

“明星的归宿都是带货。”

半年前,“带货女王”薇娅登上了《吐槽大会》,用颇为调侃的语气说出了这番话,

底下的观众一边拍手、一边大笑,丝毫没有料到这句话一语成谶。

当然,薇娅也不会想到,没多久自己就会账号被封,跌入谷底。

如今,娱乐媒体进入了一个怪圈,

网红都去演戏了,明星都去带货了:

李金铭、舒畅、胡一菲、朱梓骁等等这些叫得上名字的明星,成了带货网红,在屏幕前吆喝着“9.9送福利”;

就连一些老戏骨,也走进了直播间,靠着情怀,消费着观众的信任度。

终于,在这场与名利争夺战中,有人赚得盆满钵满,有人却深陷舆论不能自拔。

最为出名的还是那场“潘嘎之交”的戏码,彻底将童年偶像“嘎子哥”谢孟伟与老艺人潘长江拉下了神坛。

为了钱,潘长江变成了大众口中的“潘子”,为了钱,他几乎放下了脸面。

正如谢孟伟那句嘲讽一样:“我真的劝不住潘子。”

因此,有关“老艺术家”的前尘往事彻底封尘,取而代之的是“卖酒潘子”。

看着名誉碎了一地的潘长江,不知有没有后悔呢?

一、

斯蒂文生曾说:“生活并非全是玫瑰花,还有刺人的荆棘。”

我想对于这句话,潘长江一定深有感受,

因为在因卖酒翻车之前,曾因消渴症而绝望过的潘长江,经历过人生真正的“滑铁卢”。

1957年,潘长江出生在黑龙江。

自打一出生,潘长江便顶上了“梨园世家”的帽子,父亲是潘林生,母亲是辽北地区的评剧演员王晶。

相比其他孩子,潘长江过早地接触了艺术,唱、念、做、打四功样样都会。

然而正当要迎来5岁的生日时,潘长江却被医院判了“死刑”。

那时,潘长江总爱喝水,几乎每时每刻都要喝水。

不仅如此,一边喝的同时,还有一边排泄,这让父母感到十分奇怪。

于是,生日还没过完,潘长江就被父母带着去了医院。

一经检查,医生给出的结果让潘家父母不寒而栗:潘长江患上了消渴症,而这几乎是无法痊愈的绝症。

父母不敢相信,就带着他去了更大的医院。

结果医生也给出了相同的答案,并预测潘长江活不到25岁。

从那一天起,潘长江开始等待着死亡的降临。

但是,潘家父母拉着儿子不肯放弃。

一家人游走全国各地,寻药治病,但令人绝望的是,效果甚微。

无奈之下,父母带着潘长江回了老家。

但即便如此,父母时刻将医生的叮嘱牢记于心:必须时刻补充水分。

于是水便成为了潘长江随身携带必备物品。

那时,一口气喝掉一瓶水成了潘长江最牛的绝技,一晚上能喝掉7、8瓶矿泉水。

发病最为严重时,潘长江从楼梯上摔了下来,直接摔成了休克。

因医院抢救及时才捡回了一条命。

有了一次摔伤的经历,父母对潘长江的病更加重视,

在医生的建议下,为了让他多出汗,父母开始给潘长江养生。

7岁那年,潘长江一家搬到了辽宁铁岭。

而潘长江也同其他小孩一样开始上学,表面与常人无异。

但他人不知道的是,每隔一周的时间,父母就会带着潘长江找一位老中医针灸。

扎针成了他的日常,一治便是4年。

终于到了11岁那年,经过锻炼与治疗,潘长江不再频繁发病,

但令人惋惜的是,他的身高永远停在了1.59米,也成为了他心中永远的伤。

其貌不扬、身材矮小,身旁的潘父看着如此的潘长江,也不免有些着急。

但经受过病魔捶打的潘长江,并不似父亲一般泄气,

直白的告诉父亲:“我要当演员。”

可深知演戏不易的父亲只用了一句话回绝了潘长江:“干什么也别干演员,演员太不容易了。”

但潘长江的一颗心全扑在了演艺之路上。

没办法从父母身上学艺的他背着父母偷偷辗转于铁岭京剧团、县剧团,跟着不同的老师学翻跟头、学身段。

为了早日登上舞台,潘长江不顾透着血丝的手,尽力翻好每一个跟头、甩腰。

最终,十根缠满纱布的手指没能躲过潘父的眼睛,

心惊胆战的潘长江原以为会得到父亲的痛骂,但却不曾想,也就是那一次,彻底感动了父亲。

父母不再阻挠成了潘长江最欣慰的事情,但事业却依旧前途渺茫。

二、

直到1979年,潘长江终于走上了舞台。

在评剧中,潘长江专攻小花脸,而这一类型也对演员的要求极高,

不仅要会唱,还要在台上翻跟头、练劈叉、摸爬滚打,但即便技艺加身的他,也没逃过丑角的世界。

起初,潘长江十分排斥丑角,觉得穿上漂亮衣服、引人注意的小生才是演员该有的样子。

而父亲却说:“你不清楚自己有多高吗?”

父亲一边打击他,也帮他一边校正自己的心态。

自此之后,潘长江雷打不动,从吊嗓子,到基本的动作,每天都要早早地起来练习。

几年苦练下来,潘长江的基本功大有长进。

而一心想演小生,站在舞台中央的潘长江意外靠着丑角出了名。

为了吸引观众目光,潘长江不同常人将喜剧的元素带进了评剧,惹得观众大笑连连。

于是,丑角也拥有了春天。

事业有了方向,爱情自然也要跟上步伐。

1980年,跟随剧团下乡演出的潘长江,偶遇了乡村播音员杨云。

与潘长江比起来,杨云算得上一等一的美人,自此潘长江一见倾心。

但彼时的潘长江名气不大,长相也十分着急,要说两人成婚的几率,那是小之又小。

深知自己缺陷的潘长江,压根不敢表白,一拖便是好些日子。

但他到底是聪明的,在得知杨云想要报考县评剧团后,潘长江灵机一动,将自己的母亲推到了杨云面前。

借着拜师学艺的缘由,一来二去之间,潘长江将杨云“忽悠”到手。

在两人结婚之际,潘长江还是一穷二白的小演员,没房子、没存款。

但两人既然结了婚,房子必然就是不可回避的问题。

恰好,在先评剧艺术团的大院里,在一个破费公厕旁的夹缝里有一所很久都没人居住的房子。

于是,潘长江用自己仅有的钱租到了只有8平米的破旧房子。

拆砖搭瓦,一顿忙活后,潘长江与杨云拥有了人生中第一个家。

虽然这个家又小又臭,但勉强可以住人。

即便是女儿潘阳出生后,一家人也没倒腾地方,一住便是8年。

住在“贫民窟”,心朝“大洋房”的潘长江,终于在1984年迎来了自己的转折点。

那时,东北二人转的兴起为潘长江造势,加上他自身的特点,很快便在剧团有了不小的名气。

1985年,扮演瞎子出神入化的赵本山也来到了铁岭艺术团。

两人一拍即合,搞了一个名叫《瞎子观灯》的小品,潘长江一瘸一拐,画上了丑脸,赵本山装瞎子叼烟嘴,好不热闹。

两人一出场,便惹得观众一阵爆笑。

那一年,两人从乡下一路演到了沈阳,超出300多场,火爆程度甚至惊动了远在北京的姜昆。

就这样,一个“瞎子”、一个丑角,彻底打开了二人转的大门。

东北丑王的名声喊得更为响亮。

但这个让人轰动的“二人转组合”最终也等来了散场。

三、

1989年,潘长江带着节目走出了国门。

凭借《猪八戒拱地》,在日本第三届国际青年戏剧节上,获得了个人表演金奖。

1990年,赵本山靠着《相亲》登上了春晚,以一个小市民的形象打开了喜剧大师的金门。

这一年,看着老搭档爆红的潘长江,心中不免开始着急,深知只演评剧不是长久之策。

急切转型的潘长江,从评剧演员转型为小品演员。

靠着自身的优势和对于喜剧天生的触感,只用了两年时间,潘长江就走上了春晚的舞台。

《草台班子》是潘长江第一个春晚小品,却也因此一炮而红。

那一年,38岁的潘长江等来了自己的高光时刻,

从“角”到“王”,除了名气水涨船高,潘长江一家三口的生活质量也一度提高。

三人从8平米厕所房,终于搬进了透光的公寓房。

尝到了名气的潘长江,开始为自己的事业增砖添瓦。

1996年,潘长江与闫淑萍合作出演小品《过河》,又闹又唱的演绎方式,促使这一作品成为了他演艺生涯中的里程碑。

1997年,潘长江从铁岭文艺团调到北京二炮文工团,

自此,他的小品生涯彻底拉开了帷幕,一跃成为了春晚的常客。

《一张邮票》、《减肥变奏曲》、《同桌的她》那些叫得上名字的小品,无一不是经典。

于是,在赵本山一路长红的同时,潘长江也凭借自己的风格和幽默赢得了观众的粉丝。

尖桃脑袋、小小身材成了潘长江的标签。

但靠着小品起家的潘长江,有了前车之鉴,并没有将全部心力投身小品里,

从2005年开始,潘长江带着一部部影视作品登上了大荧幕。

他是《杨德财征婚》里的亿万富翁杨德财;

是《举起手来》里的日本兵;

还是《别拿豆包不当干粮》里的村长赵喜富。

那些年的潘长江,为舞台和大荧幕贡献繁多,也逐步成了大众口中的“老戏骨”、“喜剧大家”。

在赵本山不上春晚后,潘长江依旧没有缺席,

开始与蔡明合作,开启了另类的表演风格,靠着小品《想跳就跳》走出了表演窠臼,

于是,老艺术家有了新作品和新热度。

2018年,潘长江坦言:“今年有10部喜剧电影,都是我主演,不过,无论是导还是演,我都不会离开喜剧,因为那是我的根儿。”

就如他在节目中说的创作格言一样:“愿为喜剧流尽最后一滴血。”

但还没来得及兑现,潘长江便已经“倒”在了酒精里。

2020年年底,曾经的“嘎子哥”谢孟伟走进了短视频,玩儿起了直播,

并且通过带货的方式,卖上了白酒,一瓶199元的白酒,一场直播就卖出去6万瓶。

但谢孟伟还没来得及数钱,就被网友质疑:酒是假的。

争议之大,还被市场监管部门盯上了。

于是,谢孟伟只好公开道歉。

也就是这时,身为长辈的潘长江与谢孟伟连麦,说出了那句名言:“嘎子啊,听叔一句劝,网上的东西你把握不住!”

而屏幕对面的谢孟伟深受感动,泪流满面。

评论区的观众也一直不停地夸潘长江是老艺术家。

如果事情到这里结束了,那就是一桩美谈。

但人谁都没想到,不久之后,潘长江也开了直播,卖上了货,刚好也是酒。

或许是掌握了流量密码,潘长江一头扎进了卖货中。

一场直播收获近3000万的销售额,但客观的数字背后,却是无数消费者的“被坑史”。

有人在收到酒后反馈:潘长江买的是假酒,是三无产品,

一时之间,“老艺术家”的滤镜碎了一大半但,等到在开播时,评论区大多数是网友的调侃。

但潘长江却不受影响,继续高喊:

“没付款的赶紧付款”“不付款,踢出去”,原来热情高涨全是为了钞票。

如果说“潘嘎之交”让潘长江的脸面掉地,那么为给女演员拉关注,在直播间下跪一事,也彻底让观众听到了节操碎了的声音。

节操碎了、脸面掉了,这样的潘长江落得个“晚节不保”的称号。

为了碎银几两,败了前半生的名誉,这样的结果不知值不值得。

但直播行业的兴起,也正是应证了那句话:

一碗饭,不是人人都能端的起来。

而掉了的口碑,不知何时才能捡起来。

看完记得关注@文刀贰 图片来源网络 侵删

侵权必删 联系邮件 admin@wkee.n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