育儿疑难问题一:如何进行性教育?

三联生活周刊有一篇文章记述了此事——《北大女生自杀案:她曾遭受无人知晓的暴力》。除了标题,记者基本没有在文章中进行任何的评价、讨论,对与包丽自杀有密切关系的男友陶务,也未进行任何批判,哪怕是倾向性的刻画也没有,只是客观的将此事讲述了出来。

4月11日,在长达6个月的治疗后,北大女生包丽被宣布医治无效死亡。

三联生活周刊有一篇文章记述了此事——《北大女生自杀案:她曾遭受无人知晓的暴力》。

除了标题,记者基本没有在文章中进行任何的评价、讨论,对与包丽自杀有密切关系的男友陶务,也未进行任何批判,哪怕是倾向性的刻画也没有,只是客观的将此事讲述了出来。

无需任何评价或情感煽动,仅仅展示事实,就足够令人心痛、惋惜。

无法想象这6个月里,包丽的母亲经历了怎样的痛苦,绝望与希望的轮番蹂躏,虽然境况不同,但是那滋味,我也曾体验过,真是太难了。

不知道是因为现在信息发达、传播快,还是因为有了九月、我变得格外敏感,女孩子被猥亵、性侵、精神控制、包养的新闻格外多,PUA培训、韩国N号房、山东鲍毓明性侵养女、上海10岁男童书店猥亵5岁女童……

唯恐有一天,九月长大,成为这些事件中的主人公。

都说性教育重要、不能避讳,要及早对孩子进行科学的、有效的教育,可是到底要怎么做,才是科学的、有效的?

买一些认识身体隐私部位的绘本?在日常生活或洗澡过程中告诉孩子哪里不可以摸?通过角色扮演,模拟类似场景,让孩子学会勇敢反抗?

看来看去,感觉杰德皮的说法最靠谱、最科学,分享给大家。

1、小孩子的自我保护能力有限,通过绘本、语言灌输进行再多的性教育,也无法让孩子在身体力量及思维认知上占据绝对优势、有蓄谋、善伪装的恶意大人面前,像一个成年人一样保护好自己。最最首要的是,监护人要有警惕心,要尽到监护的责任,尽量不要把孩子置于危险的境地,什么样的群体危险系数高心里要有个数。

2、其次,要维护好孩子的自我意识。性侵犯首先是身体侵犯,在日常的养育中要尊重孩子的感受,不强迫孩子否认自己的内心,摔疼了会哭、害怕生人了要躲要抱抱、打针会反抗、吃药会拒绝,不舒服了就是要自然而然的表达、拒绝,这是正常的;而不是靠ipad、糖来诱惑或者吼、责备的方式来否定孩子的这种意识,传递给孩子“你的想法与感受不重要”的信息,造成孩子内心与行为不匹配,内心迷茫、困惑,失去原有的判断力。

3、最后才是性知识的传递。前面两个是根本,是基础,基础打好了,性知识的教育才不会浮于表面、停留在语言上,而是真正内化为孩子的处事准则。要知道,坏人也是看人下饭碟的,真正在公交车上被恶人盯上、敢于下手猥亵的女孩通常不是那些服饰夸张、时尚摩登、浓妆艳抹的女孩子,反而而是那些衣着普通、看起来人畜无害的良家妇女型女孩,因为她们看起来不敢反抗、更好欺负。

说起来,我自己也是从小女孩成长起来的,也遇到过类似的状况:在公园里遇到恶心男将他的下体暴露在我面前、在公交车上被人蹭屁股、在火车上被人摸手……

这个世界真的并不是只有简单美好的一面,九月迟早要面对那复杂残酷的另一面,做妈妈的就是这也担心、那也担心,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