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可怜的东西》大尺度&大争议,影后这一脱,值吗?

这部大尺度神片,最大的话题没有之一,必然是女主演“石头姐”艾玛·斯通的裸露戏份——几乎看不到主流女星能拍出这种镜头。

Wkee.net 出品

时光撰稿人 | 克洛里

  热切赞美流行文化。

终于,要来聊一聊近期争议最大的这部电影——

这部大尺度神片,最大的话题没有之一,必然是女主演“石头姐”艾玛·斯通的裸露戏份——几乎看不到主流女星能拍出这种镜头。

《可怜的东西》

有人觉得,她在年度最佳电影中献出了她职业生涯最好的表演,属于互相成就,演出了一则更有深度的、暗黑版《芭比》。

也有人觉得,这部形式大于内容的影片并不值得演员为其献身。

还有更直观的数据,影片去年拿了金狮奖,以11项提名领跑奥斯卡,在国内网站收获8.5的开分,随着上线流媒体,评分也逐渐下降到7.4,或许还有下降空间。

不论褒贬,这一定是部值得讨论与观察的电影,才好加入这一舆论场域。

奇怪的贝拉

“美丽的智障”,是我们对本片女主贝拉的第一印象。

她拥有着成年女性的端庄容貌,行为举止却像个未受过社会教育,刚开始直立行走的“野人”。

走路磕磕绊绊,说话咿呀学语,动不动发脾气砸东西,做出邪恶而天真的破坏性举动,活像个随处可见的“熊孩子”。

猜的没错,她确实是个孩子。

贝拉的制造者及“父亲”,是位面部崎岖的外科医生,爱好缝合不同的尸体及生物体,贝拉正是他的最新“杰作”。

他偶然发现了一具怀孕的女尸,母体并未彻底发硬,婴儿也仍有心跳。

医生出于尊重自杀者的自我意愿及科学实验的野心,竟然将婴儿的脑子取出,放进母体的头里。

一通极限换脑操作,贝拉成功用她母亲的身体“出生”了。

在教育贝拉,观察她成长的过程中,医生对她产生了父爱,为了更好地“保护”女儿,他将她的生活范围限定在家宅中,但贝拉的成长却逐渐失控……

无疑,《可怜的东西》是对科幻小说《弗兰肯斯坦》的又一次现代化变体。

原作发表于1818年,讲述一位科学怪人用不同尸体的各个部分拼凑成一个巨大人体。

科学家被巨大怪物狰狞的面貌吓住,但怪物却只是向科学家与人类们索求着女伴、情感、友情,却一次次遭拒、被放逐。

于是,巨大造物成了真正的怪物,人类也终于因科技自食恶果。

而对于全新的“怪物”贝拉来说,她的出现并不像是恶果。

随着贝拉的成长,她的好奇心与求知欲逐渐膨胀,开始向往起外界的世界,渴求一场大冒险,但也意味着一场属于女性个体的巨大变革。

进一步说,个体从混沌到开智,从被控制到拥有自我意识的过程,亦是现代社会的必然发展。

离经叛道的贝拉

具象化、奇观化一位女性的觉醒之路,听起来是一个饶有趣味的故事。

但争议之处在于,贝拉觉醒与成长,与性息息相关。

起初,她探索自己的身体,发现了如何使自己感到愉悦的方式。

她把这当成新闻告诉身边的人,还想当众示范,被医生教育:“这种行为不应出现在上流社会”。当自我欲望被压抑,她也生出了叛逆的一面。

之后,贝拉被一位叫邓肯的律师蛊惑,与他踏上了冒险之旅。

贝拉一边沉迷于与邓肯的性爱,一边好奇地探索世界。

在贝拉的主观故事线里,画面从“初尝禁果”这幕开始,从黑白转为彩色。

贝拉是个纯粹的体验派,对于感情没有忠诚的概念,与邓肯结伴同行的时候,也会出于好奇和冒险心理,与其他男性发生关系。

她“没心没肺”的行为令许多人类——尤其是她的几位男性伴侣产生不安。

情场老手邓肯本来只想玩玩,料不到自己越陷越深,反而被捉摸不清的贝拉所“玩弄”,几度崩溃发狂。

贝拉最为离经叛道的行为,则是她去做了妓女,对她来说,这既能满足欲望和好奇心,又能赚钱,何乐而不为?

一反传统叙事中的性工作者形象,面对着气急败坏的邓肯,贝拉理所当然地说着“我是我自己的生产资料”,投入到这场人体与社会的实验当中。

当然,贝拉的成长不止有性,有一幕是她被人带领,看到了第三世界中的穷苦人民,她躺在羽毛床里哭着感叹”金钱是一种疾病”,自己要去帮助那些可怜人。

她从专注于自我感受开始,渐渐看到了世间人,身上出现越来越多人性。

她也开始学习,阅读书籍、上学、准备考试,成为了一个有力量的知识女性,在影片的最后建立了属于自己的庄园。

有个细节很有趣——

贝拉爱上了看书,言辞变得越来越严肃考究。

然而,邓肯却觉得这样的贝拉不再可爱,烦躁地把她的书扔进了海里。

天真的、笨笨的女人才是可爱的,女性的阅读与思考似乎天然地让男性感到不适,这无疑是相当女性主义的一个表达。

单纯从剧作视角来看,这样的成长路径并非不可信。

可惜的是,导演把影片的大部分时间都聚焦在贝拉与性之间的关系上,大面积、多段式的裸露反反复复,让人感到过犹不及。

于是,贝拉对阶级差距与资本的思考,仿佛只停留在只那句适合截图的金句台词上,沦为了无病呻吟。

而那些一闪而过的穷人们便成了工具人,看不到对他们的情感与刻画,而这种议题完全可以呈现在贝拉的那些妓女同事上。

她的学习过程也被浮皮潦草地带过,以至于最后的成长与反转充斥着一股空虚的爽文色彩。

试想一下,如果平衡好贝拉成长中的各个时期,或许这个人物会变得更为立体可感,而不是现在这般空有前卫的姿态,内核却经不起推敲,似乎看透了很多东西,讨论起来却味同嚼蜡。

况且,当女性的其他社会权益还有待争取的时候,强调“性解放是给女性赋权”这类口号,听起来实在孱弱无比、本末倒置,很难不怀疑这是父权社会的有意收编。

无从得知,这是不是导演的有意为之,或许,这便是导演自己一贯以来的拍摄趣味。

可怜的东西

本片导演,出生于希腊的欧格斯·兰斯莫斯,因《可怜的东西》提名了本届奥斯卡最佳导演,似乎将要迎来生涯最高光。

在此之前,许多影迷对他的初印象,大概是那部诡谲异常的爱情喜剧——《龙虾》。

故事发生在一个虚构的近未来社会,人们的婚恋被严格管控,单身者们必须被集体转移,并在45天内找到一个伴侣。

否则,就会被降维打击,变成动物,惨遭流放。

设定初看奇葩,细思极恐,故事里充斥着黑色幽默,让人瞬间记住了这个脑洞清奇的导演。

2018年的《宠儿》,也让人印象深刻。

导演构建了一个富丽堂皇的皇室图景,奥利维娅·柯尔曼、艾玛·斯通、蕾切尔·薇兹,三位女演员带来一台好戏。

“宫斗”剧情对中国人来说算是小儿科,有趣的是出格的人设及充满张力与抓马的女性情谊。

顺带一提,导演的新片会是一部翻拍作品,翻牌韩国电影《拯救地球!》,讲述一个科幻迷年轻人绑架了他心中潜伏在地球外星人,从而引发了一系列黑色笑话。

看得出来,是导演喜欢的高概念剧本。

他偏爱强设定的故事,美术风格同样光怪陆离,是非常挑选观众的一位导演。

举个例子,《可怜的东西》里,有许多鱼眼镜头。

对于一些人来说,这种畸变应和了这个黑暗的寓言故事。

但一些人的直观感受却是,这像极了窥淫偷窥视角。

贯穿全片的情爱场面,有人觉得这是“生活就是个大妓院”的有力隐喻。

一些人则看出了生理不适,觉得这是一种凝视,担心女演员会被裸露镜头剥削。

两种观点都有立足点,无需互相说服,也不是一句“不爱看别看”可以粗暴总结的,因为我们有权利了解,也应当说出看法——这亦是贝拉从始至终的“本性”。

但,别忘了,艾玛·斯通与兰斯莫斯一起出任了本片制片人。

以她在好莱坞的地位,她定发挥了足够多的主观能动性,深度参与、决策了影片的许多创作,艾玛·斯通本人也在采访中多次重复了这点。

至于值不值得,从奖项来看,这对演员来说肯定是值得的。

回归作品本身,值得与否,评判标准自在人心。

-END-

显示余下内容
相关文章:
  1. 《星期三》(Wednesday)大热美剧开除被指控性侵犯的演员?
  2. 《9号秘事》第九季一集就爆!BBC招牌神剧杀回来了
  3. 《莫斯科绅士》Showtime+派拉蒙新剧上线啦
  4. 《死亡男孩侦探社》DC宇宙再掀波澜,还得看网飞!
  5. 《血爱成河》R级禁忌尺度,A24这次玩大了!
  6. 《都是陌生人》去年最好的同性电影,后劲十足,我哭死!
  7. 「驯鹿宝贝」尾随、诱奸、性虐……网飞又出新爆款
  8. 《谜探休格》失踪、谋杀、艳照,AppleTV悬疑侦探剧口碑大热!
  9. 《养蜂人》绝大多数男导演,都有一个抱着赤裸萝莉摩擦的春梦!
  10. 《赎罪》得不到就毁掉?察觉心上人和姐姐的恋情后,她选择将他送进监狱!
 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