魏建军:没有退路,才见出路!长城汽车拥抱“反思”

长城汽车董事长魏建军坦言,“我看未必。甚至可以说,我们是‘命悬一线’。魏建军坚定地表示,“我认为这是做企业应该有的‘诚意’,没有退路,才见出路。

来源:经济日报-中国经济网

“现如今,全球经济下行、红利将尽,加上外资品牌以及造车新势力的合围,长城汽车真的有决胜未来的杀手锏吗?”长城汽车董事长魏建军坦言,“我看未必。甚至可以说,我们是‘命悬一线’。”


7月13日,长城汽车发布了董事长魏建军造车三十年感悟的特别电影——《长城汽车挺得过明年吗?》。在这部时长三分钟的视频中,魏建军用“反思”代替“庆祝”,用“危机”代替“成就”,用“命悬一线”代替“前途无量”,发起了一场关乎生死的思辨。

自1990年开启造车之路,长城汽车经过三十年的发展,已经从偏居一隅的地方小厂,成长为坐拥哈弗、WEY、欧拉,以及长城皮卡四大品牌,连续四年年销百万辆的中国汽车领军企业。与此同时,长城汽车还深耕海外市场,去年投入使用的俄罗斯图拉工厂,以及年初收购通用汽车泰国罗勇府工厂和印度塔里冈工厂的行动,无不令人印象深刻。

对此,魏建军轻描淡写地表示,我们赶上了中国汽车最好的时代,长城汽车过去三十年的成绩,要归功于中国改革开放的时代和中国汽车产业的红利。魏建军感慨道,“在外界看来,长城汽车这三十年来一路凯歌,也做出了一些被社会、被行业认可的成绩,但这其中走过多少弯路、犯过多少错误,可能只有我们自己才会切身的感受。”

经济日报-中国经济网记者注意到,在长城汽车总部就竖有“前车之鉴”碑,记载了其发展过程中四次较大的失误:2002年,由于对客车行业经营特性分析不充分,盲目进入客车市场,导致客车项目经营失败;2007年,因顾客价值识别不充分,导致精灵车型产品定位不准确,市场销量低、生命周期短;2009年,因市场调研不充分,导致酷熊车型造型设计过于个性化,量产后市场表现不佳;2009年,因技术研究院对K5新内饰设计评审不充分,导致项目重新设计。

不过,在魏建军看来,“办法始终比困难更多”。长城汽车成立初期难以获得小轿车“准生证”,魏建军通过深入调研发现,皮卡品类政策管控不严便敏锐地抓住了这个机会,就此结下“皮卡情缘”;随后,长城汽车又捕捉到“SUV市场”的风口,定下聚焦SUV战略,并成为中国SUV全球领导者;如今,中国进入存量市场,长城汽车未雨绸缪的推出高端品牌WEY,这不仅使长城汽车连续四年销量超过百万辆,也反映出作为领导者的魏建军敏锐的洞察能力。

尽管取得了不俗的成绩,但居安思危的魏建军依然十分清醒,他说,“如果,我们认为自己成功了,每一个成功的过去都可能把未来绊住;如果,我们还看不到颠覆性的变化,那被颠覆的一定是我们;如果,我们不敢冲破规则,那么规则很快就变成创造的牢笼。”

事实正是如此。近两年,国内汽车市场连续两年出现产销量下滑;进入2020年以来,叠加疫情的影响,汽车市场下滑加剧。数据显示,今年上半年,国内汽车产销分别为1011.2万辆和1025.7万辆,同比下降16.8%和16.9%。与此同时,伴随全球性经济下行危机与逆全球化趋势,中国汽车业的前行之路波诡云谲,长城汽车的未来也充满挑战。

魏建军直言不讳地表示,对于未来,只有始终保持危机感,始终保持对于行业的敬畏,我们才有可能在接下来的背水一战中活下来,并且活下去。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不在这个时候庆祝,而是反思。

“造车三十年,更应该往前看。”魏建军表示,“我看到,未来的理念在变,从关心造好车,到更关注人,和关注用户的出行体验;我看到,未来的格局也在变,走向全球的将不仅是产品,不仅是价值,更是新的价值观!”

魏建军看到的汽车业未来发展方向,几乎是行业的共识。近几年,全球汽车业发生巨变,“新四化”成为车企关注的重点方向;国内市场在兴起“新四化”浪潮的同时,造车新势力层出不穷;从全球格局来看,各大汽车集团纷纷选择合作。

“我希望,未来的长城汽车在变,用三十年的积淀去迎接此刻的巨变,在企业命悬一线的时候,把自己的命也悬在上面。”魏建军坚定地表示,“我认为这是做企业应该有的‘诚意’,没有退路,才见出路。”(经济日报-中国经济网 原创报道组)